首頁> 玄幻小說> 超維之書

點擊書簽後,可收藏每個章節的書簽,“閱讀進度”可以在個人中心書架裏查看

第011章 一賓還有一賓高!

超維之書 作者:EK巧克力 本章字數:7249 更新時間:2022-01-04 23:39

    11,一賓還有一賓高

     一臉諂媚之笑的施求財,驚愣當場。

     大姨李云娥瞪著兩只大眼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 大表哥施國棟,一臉不敢置信的神色,如同見鬼了一般。

     其余的人,如二姨一家,舅舅一家,一個個都神色震撼,就像是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 豐運興是什么人?

     滿園春的總經理啊,除了董事長之外的第一人,放眼整個豐饒集團,那也是處于高層的領導人物。

     現在,竟然在蕭陽面前……表現得如此恭敬?

     如果不是對蕭陽知根知底,眾人恐怕要懷疑,蕭陽是不是什么大家族、大勢力的公子哥,否則怎能讓豐運興這等人物,如此低頭?

     可是,作為蕭陽的親戚,他們太清楚蕭陽了。

     家境普通。

     唯一能夠改變命運的機會,武考也落榜。

     將來也就是能夠拼力氣做個保安的貨色,怎么可能被豐運興如此敬重?

     認錯人了!

     肯定是認錯人了!

     眾人不約而同的想到這個理由,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 施求財道:“豐總?豐總,是我啊,我是施求財啊!蕭陽是我侄子,一個平平無奇的人而已,您是不是認錯人了啊?”

     平平無奇,你確定?豐運興深深的看了施求財一眼,道:“蕭公子這樣的人中英杰,就算遠隔百米我也不會認錯。”

     人中英杰?

     大姨家、二姨家、舅舅家的人都看了蕭陽一眼:我怎么沒看出來他是人中英杰?

     豐運興可是知道,蕭陽是何等的存在,連他們豐饒集團董事長豐建功,都得將蕭陽當菩薩供起。

     豐運興沒有理會施求財等人,繼續對蕭陽道:“蕭公子,早知道今天這壽宴與您有關,我哪敢收錢啊,您能來滿園春,就是滿園春的榮幸,今天的宴席,全部免單!”

     大姨、二姨等人,又驚又喜,驚的是豐運興究竟為何對蕭陽如此客氣,喜的是全部免單,便省了好大一筆錢。

     免單?

     不!

     蕭陽可不想因為自己的面子而給大姨、二姨家都免單。

     既然要出血,三家都出就是了,以蕭陽現在的收入,還怕出不起這點錢嗎?

     蕭陽淡淡的道:“做生意,要有做生意的原則,我來這里吃飯,該付錢就要付錢,最不喜歡有人借著免單、打折的借口來跟我套近乎。”

     豐運興一聽,便知蕭陽的意思,道:“蕭公子教訓得是,是我逾越了,今日之席,絕不免單,絕不打折!”

     大姨、二姨頓時便急了。

     尤其是大姨,因為今天的宴席打了八折優惠,等于是優惠了三萬多,她家只要出兩萬多就夠了。

     若是這兩萬多也能免了,那自然好,可現在……因為蕭陽一句話,不僅不能免單,那八折的優惠也沒了,大姨家得實打實的拿出五萬七千七百六十元出來,哪能不急。

     大姨頓時喊道:“蕭陽,你是不是傻啊,給你免單還不好,哪有你這樣做人的?”

     蕭陽沒說話,豐運興已經道:“蕭公子什么身份,哪是我有資格能替他免單的,剛才是我豐運興不知進退,才提出了這等魯莽過分的請求,免單打折之事,休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 說話之時,豐運興冷冷的盯了施求財一眼,讓他管住一下自己的老婆。

     施求財嚇了個半死,若是惹怒了豐運興,別說他兒子施國棟在豐饒集團的前途受阻,就是他施求財身為高級經理,也很難呆下去,連忙拉住了李云娥。

     “豐運興祝老太太萬壽無疆。”

     豐運興向老太太恭賀一聲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 頓時,整個1號貴賓廳都熱鬧起來。

     縱然有不認識豐運興的,此刻也都知曉了他的身份,眾親友賓客看著蕭陽,目光中無不好奇,想知道豐運興這等人物,為何在蕭陽面前如此禮敬。

     尤其是蕭陽所在的這一大桌子,最為好奇,一個個目光驚詫的看著他,一言不發,反倒是十分的安靜。

     大姨一家、二姨一家、舅舅一家,所有人心中都太震撼了,完全無法理解。

     從豐運興的表現能夠看出來,蕭陽有了一重他們都不知道的高貴身份,可他們就是無法理解。

     這一桌安靜了好幾秒鐘,外婆牧慧英打破了沉默,看著蕭陽道:“好孩子,你終于有出息了。”

     然后又慈愛的看了老媽李云芳一眼,繼續道:“你終于熬到頭了。”

     蕭陽成為武者,誕生氣感,感應十分鋒銳,能夠感應到,外婆牧慧英的眼中的生命色彩,正在快速流逝。

     她心中一直念著自己的小女兒,念著蕭陽一家,現在看到蕭陽一家好了,有種心中解脫的感覺。

     到了這個年紀,有病在身,氣血虛弱,生命芨芨可危,因為心中有牽掛,所以始終支撐著。

     現在這口氣舒暢了,心中解脫,反而活不長久,這次壽宴過后,過不了太久,恐怕就要辦喪事。

     這是生命到了盡頭,身上的病都是因為生命精氣所剩無已而產生,就算治好了病也挽救不了生命。

     聽外婆這么一說,老媽李云芳頓時便紅了眼圈,這是娘家唯一疼她掛念她的人,一句話便說到她心窩里去了。

     老媽道:“媽,你不用擔心我了,以后我們一家都會好好的,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 大姨酸溜溜的說道:“云芳啊,蕭陽這是有了什么造化啊?連豐總經理都這么恭敬他?”

     老媽看了老爸一眼,都有人主動問起,再隱瞞下去就顯得嬌情了,老爸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 老媽道:“陽陽他……也就是運氣好,買到一顆變異火云果,現在已經成為一品武者了!”

     眾人聽了,心中只有一句話:我艸!這走的什么狗屎運?

     變異的天材異果,這是何等稀罕的存在啊,竟然讓蕭陽碰到了一顆?

     得知蕭陽成為了武者,大姨、二姨臉上頓時便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 哪怕是最低級的一品武者,僅是國家給的福利,一個月都有十萬元。

     更何況,武者那是什么身份?

     普通人就算是億萬家財,在武者面前也得低人一等。

     這時候,他們總算明白,為何豐運興對蕭陽如此恭敬,因為兩人的身份根本就不在同一級別。

     大姨、二姨一直以來,都喜歡從蕭陽一家身上找存在感,現在蕭陽成為武者,高人一等,這是何等的出息?

     他們的兒子與蕭陽一對比,簡直比成了渣,心中如何接受得了。

     兩人只感覺有一口氣糾結在心中,怎么都吐不出來,郁悶無比。

     尤其是想起剛才,都對自己的兒子夸贊,心中還洋洋自得,現在回想起來,最是尷尬,簡直令人臉紅,似乎有一道道無聲的巴掌,拍在了她們臉上。

     大姨夫、二姨夫,眼中也有明顯的失落之色。

     以前,在蕭陽一家面前,他們可是有著十足的優越感,現在……只感到壓迫和緊張。

     從今往后,成為武者的蕭陽,他們得一生仰望。

     至于施國棟、朱騰飛兩個后輩,則是緊緊皺著眉頭,心中的不爽快完全表現在臉上。

     舅舅一家也好不了多少,除了外婆一臉喜色,其余的人,都一臉驚憾震駭。

     外公李成功呆若木雞,愣在那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 舅舅舅媽想起之前對蕭陽一家的態度,神色尷尬而難看。

     表妹李芷溪,看著蕭陽則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,道:“蕭陽表哥,你……你怎么這么好運氣呀?”

     蕭陽臉上,如沐春風,淡然一笑:“對,運氣,運氣而已。”

     蕭陽越是說得輕描淡寫,眾人就越是覺得難受,憑什么啊?憑什么這樣的好運氣不落在我的身上啊?

     看著眾人的反應,老爸臉上,一副舒爽的樣子,笑意連連,這些年來所受的郁悶之氣,今天總算是一掃而光,當真是心中爽快,酣暢淋漓。

     一個普通人成了武者,那就是一步登天。

     很快,周圍的親戚中,便有一道道恭維的聲音傳來。

     “我就知道,蕭陽這孩子從小就不簡單……!”

     “我早料到了,蕭陽這孩子一定有出息……!”

     “想當年,我第一次見到蕭陽這孩子,就知道他將來必成大器……!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諸如此類的話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 蕭陽內心暗暗一笑,人吶……!

     老爸聽著這些話語,則是一臉驕傲之色,他知道這些人是在放馬后炮,但沒辦法……聽著就是爽!我就是這么庸俗,就喜歡看你們羨慕嫉妒的樣子。

     這時,賓客基本都已經到齊了,每一桌,每一個人,目光不斷的往蕭陽這邊瞟,基本上都在談話著蕭陽,語氣中……遮掩不住羨慕。

     “蕭陽啊,以前……以前還真是沒看出來啊,你竟有如此運氣,這么年輕便成了武者。”

     大姨李云娥一臉尬笑的道:“成了武者好啊!俗話說,一人得道,雞犬升天,你成了武者,出人頭地,整個家族都跟著你享福啊。”

     二姨李云珍也陪著笑:“是啊是啊,以后這個大家庭,就靠蕭陽你了,我們都是一家人,是吧!”

     現在來講一家人?現在來講一人得道,雞犬升天?

     以前的嘴臉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 蕭陽心中暗笑,臉上則是云淡風輕,不表任何態度,有什么話,老媽都擋在前面說了。

     老媽這些年,沒少受大姨、二姨的欺辱和白眼,自然是將話說得滴水不漏,還將以前的話語反譏了回去。

     大姨、二姨自討沒趣,只能神色尷尬的收了聲,心中皆酸溜溜的轉念:

     就算成了武者又如何,武者雖然風光,卻也危險,若是遇到妖獸入侵,還不知道能不能活命呢,我家也過得不錯,求不到你。

     “豐饒集團董事長豐建功到,送壽禮白玉壽佛一尊。”

     這時,1號貴賓廳外,傳來一聲高唱。

     廳中的親友賓客們,聞言都神色一震,蕭陽這一大片親戚中,最有錢的也就是大姨家的級別,何曾見過豐建功這身家數十億的大老板?

     聽到豐建功來了,一個個都好奇的很,張著眼睛望去。

     一個身穿西裝,年過五旬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,龍行虎步。

     在他身后,還跟著一個身穿唐裝,年過四旬的中年人,透露著一股常人難以散發而出的兇悍氣息。

     是豐建功和劉蠻雄。

     這幾天時間,豐建功將蕭陽的身份可算是調查清楚了,也知道了蕭陽曾經在豐饒集團做過保安,然后……突然有一天,蕭陽成了武者,魚躍龍門。

     用膝蓋想也知道蕭陽經歷了大奇遇,將來成就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 當然,對于豐饒集團重要的不是這些,而是蕭陽真的在豐饒集團做過保安。

     隨著蕭陽的修為越高,地位越高,名氣越高,身份信息、人生軌跡顯然都會被人調查出來,到時候,豐饒集團必定名聲大漲。

     蕭陽等于是豐饒集團的一塊活廣告牌,只要他越來越好,豐饒集團的名氣將越來越大,生意將越來越好做,也將越做越大。

     以豐建功這等聰明之人,自然是知道,這等天賜良機,最關鍵的一點就在于豐饒集團要與蕭陽處好關系。

     關系好,豐饒集團跟著蕭陽,扶搖直上。

     關系不好,若是蕭陽功成名就后厭惡豐饒集團的捆綁,翻手之間,便能夠讓豐饒集團遭遇大難。

     為了豐饒集團的將來,豐建功自然是要與蕭陽處好關系。

     當知蕭陽外婆八十大壽的壽宴在滿園春舉行,豐建功立即便準備了一份禮物,趕在今日親自送來,這都是看在蕭陽的面子,是向蕭陽示好。

     “蕭先生。”

     豐建功進了1號貴賓廳,一直走至蕭陽所在的大桌,先是向蕭陽微微躬身,以示敬意。

     然后,便向老太太祝賀,送上壽詞。

     “蕭兄弟!”

     劉蠻雄也先向蕭陽打了聲招呼,然后給老太太祝賀。

     施求財、施國棟父子倆,看著這一幕呆若木雞。

     別人都只知道豐建功,不認識后面的劉蠻雄,施家父子倆可是知道,這是一位真正的武者,也是豐饒集團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 因為報恩,才留在豐饒集團,論身份,比起豐建功還要更高,因為,武者的地位始終要壓普通人一級。

     連豐建功、劉蠻雄這樣的大佬人物,竟然都對蕭陽如此敬重客氣,這不應該是一個新晉武者該有的待遇啊?

     施家父子倆,怎么都想不明白,蕭陽何德何能,竟能讓豐建功、劉蠻雄這等大佬伏首。

     不管明不明白,當豐建功、劉蠻雄祝完壽,兩人還是條件反應一般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 兩人向豐建功、劉蠻雄齊齊躬身,道:“董事長好,雄哥好。”

     豐建功淡淡的看了施求財一眼,豐饒集團的高級經理不少,但也算是接近高層的人物,他還是知道的,至于施國棟,級別太低,還沒有進入過豐建功的視野。

     這幾天,豐建功把蕭陽的身份信息、家庭關系都調查得清清楚楚,知道蕭陽家和施求財家是什么關系,自然沒有因為蕭陽而對他們熱情相對。

     豐建功道:“施經理啊,你竟然有蕭先生這樣的親戚,我都羨慕你啊!”

     施求財尷尬一笑,他和蕭陽家是親戚,還是很親很親的親戚,可惜,關系不好啊,這時他心中后悔無比。

     以前為何要踩著蕭陽一家啊?若是拉好了關系,以豐建功對蕭陽的態度,只要蕭陽一句話,他在豐饒集團還不高升?

     豐建功只是順口跟施求財交談了一句,然后看向蕭陽,道:“蕭先生,不知宴后有沒有空,我有點事情,想要與您商談一下。”

     蕭陽點點頭,道:“豐董、劉兄,請隨便坐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 兩人應道,如同普通賓客一般,找了一桌坐下。

     同桌的人頓時受寵若驚,對二人一臉恭敬之色。

     此時,廳中賓客,對蕭陽的目光再度發生了變化。

     豐建功的地位,遠不是豐運興能比。

     豐運興只是滿園春的總經理,連董事長都不算。

     而滿園春,在豐饒集團數十億的產業中,只是靠后的一份,不及總量的二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 豐建功,可是整個豐饒集團的董事長,真正身家數十億的大富豪,地位比起豐運興,何止是高了一星半點?完全是高了好幾個檔次。

     至于劉蠻雄,隱隱約約也有人談到了他的武者身份,光從地位上來講,那更是驚人。

     一個身家數十億的大富豪,一個資深武者,竟然對蕭陽如此禮敬,明顯比蕭陽要低了一頭。

     就算蕭陽是個新晉的武者,也不該有如此地位啊?

     并不是所有的普通人,都對武者的潛力發展很了解。

     他們不知道十八歲的武者,有怎樣的潛力,更不知道……蕭陽是一個精神力強大的天才武者,一時間自然難以猜透,感到驚訝。

     豐建功出現后,大姨李云娥的臉色就更難看了。

     她的男人,她的兒子,在豐建功面前恭恭敬敬,而豐建功在蕭陽面前恭恭敬敬,這就是差距啊!

     這種差距,本來并不顯眼,可是豐建功一來,有了個參照物,互相一對照,施求財、施國棟已經在蕭陽面前徹底抬不起頭來。

     掌控他們命運的人,在蕭陽面前都得恭恭敬敬,那他們與蕭陽的差距,是何等巨大?完全是天壤之別。

     大姨李云娥,嫁人給施求財后,一向沾沾自喜,自認為在這個大家族中,高人一等,現在被踩至了塵埃之中,當真是郁氣難平。

     偏偏這口郁氣還發作不得,只能憋著,壓著,更是令她難受。

     1號貴賓廳中,眾賓客的驚議之聲,隨著豐建功、劉蠻雄的到來達到了高潮。

     “岳州天策武館館長楊震,前來祝壽,送壽禮萬壽圖一副!”

     “岳州天策武館副館長茅十三,前來祝壽……!”

     “岳州天策武館武者導師江木,前來祝壽……!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當眾人以為,豐建功、劉蠻雄是今日壽宴檔次最高的來賓時,一連串的高唱聲傳來。

     原本熱鬧沸騰的1號貴賓廳,陡然間安靜。

     所有人都在同一時間閉了嘴,臉上露出震撼到了極點的表情。

     如果說,豐建功還只是普通人需要仰望的大富豪,大人物。

     那么,天策武館的館長、副館長等人,那可是整個岳州市的武者都需要仰望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 尤其是館長楊震,已經是站在岳州最頂尖的存在,跺一跺腳,整個岳州都要抖三抖,豐建功這樣的人,連楊震的腳底板都夠不上。

     所以,聽到楊震、茅十三、江木等武者到來,豐建功、劉蠻雄先是驚愕了一下,然后,兩人唰的一下便站了起來,以示恭敬。

     連豐建功、劉蠻雄都站了起來,其他的賓客自然是也跟著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 這一刻,他們感覺大腦都要當機了。

     這個世界的武者常見,也不常見。

     常見是因為武者在總人口的比例雖低,但總數也是千萬以上的龐大數字,在電視上,網絡上很容易看到武者的視頻。

     不常見是武者與普通人之間,生活很少有交集,現實生活中普通人想見到一個武者,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 就像地球上,電視上天天都能夠見到各種級別的官員,現實生活中常見嗎?很難見到。

     現在,一下子見到好幾位武者,還是天策武館的大人物,就好像在地球上一下子見到了一個市的幾位最高長官一般,對于普通人而言,何等罕見?

     一個個震撼得都有些懵了。

     蕭陽聽到楊震等人來了,也露出意外之色,沒想到他們竟然會來參加外婆的壽宴。

     一個普通人的壽宴,自然不值得他們前來,很顯然……這又是因為蕭陽的面子。

     可是,楊震館長親至,還帶來了兩位身居高位的武者,這面子給得太大,太足,出乎蕭陽的意料。

     沒有猶豫,蕭陽立馬起身,向前相迎:“館長,茅副館長,江導師。”

     楊震發出一震爽朗的笑聲:“蕭陽,我們沾你的光,來吃個酒,沒問題吧?”

     蕭陽連忙道:“這是我的榮幸,熱烈歡迎。”

     楊震走到蕭陽面前,拍拍蕭陽的肩膀,道:“你去江南武大的事情定了,明天,就會有專機前來接你。”
目錄
目錄
設定
設定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