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玄幻小說> 超維之書

點擊書簽後,可收藏每個章節的書簽,“閱讀進度”可以在個人中心書架裏查看

第016章 天下沒有我凌渡飛玩不起的女人

超維之書 作者:EK巧克力 本章字數:6112 更新時間:2022-01-04 23:39

    消息一傳出,整個新生系都為之沸騰。

     蕭陽和許茹晴都來自岳州,從兩人在樹下牽手長談來看,明顯是情侶關系。

     凌渡飛卻高調向許茹晴示愛,這是要搞事情啊!

     常言道,一山不容二虎,新生系本來只有凌渡飛這么一個武者高高在上,現在,又多了一個蕭陽,兩人就如同一山之中的兩只老虎,一下子就成了死對頭。

     眾學生清楚,凌渡飛的高調示愛,并不一定是真的愛許茹晴,更像是一份挑戰書,向蕭陽發出的挑戰書。

     若凌渡飛能將蕭陽的女友給搶走,對于蕭陽而言,名聲絕對是致命的打擊。

     就算沒能搶走,這事一傳揚,也能讓蕭陽惡心。

     總之,凌渡飛這一手,就是針對蕭陽,要讓蕭陽難受。

     “這凌渡飛,好不要臉啊,別人都已經是情侶了,還去橫刀奪愛。”

     “凌渡飛是仗著家族勢強,要在學校橫行霸道嗎?我若是蕭陽,打不死他!”

     “這凌渡飛是成心要惡心蕭陽啊,直接公開宣布要搶蕭陽女人,可真夠賤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凌渡飛太囂張了,要是真喜歡許茹晴,私下里追求就好了,這么高調的宣揚出來,明顯是要讓蕭陽難堪!其心不正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“嘿嘿……凌少這一手玩得真溜啊,不管許茹晴向他回不回應,都等于讓蕭陽吃了一口屎。”

     “凌少什么身份,那可是魔都市凌家的天之驕子,將來成就不可限量,蕭陽縱有機緣,也難與凌少相提并論,許茹晴要是明智,就知道該選擇誰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凌少既然如此高調示愛,許茹晴若是不答應,就是不給凌少面子,面對一級城市頂尖武道世家的天之驕子,她敢拒絕嗎?”

     “我看凌少并不是真的喜歡許茹晴,也就是玩玩而已,許茹晴雖然漂亮,但凌少想要女人,什么樣的美女沒有?”

     “蕭陽的女友,投向凌少的懷抱,然后凌少玩玩后又踢開,不知蕭陽還會不會繼續接盤啊,哈哈……!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凌渡飛對許茹晴的高調示愛,在新生系引起軒然大波時,同時出現了兩種反應。

     一種是為蕭陽抱不平,一眼便看出來凌渡飛不安好心,并不是真的喜歡許茹晴,純粹就是針對蕭陽,讓蕭陽難受。

     一種則是為凌渡飛叫好,他們一口一個凌少叫著,明顯對凌渡飛十分的尊崇,對于蕭陽的遭遇,興災樂禍。

     許茹晴收到凌渡飛的求愛信息,微微皺眉,她立即將消息轉告了蕭陽,讓蕭陽決定,如何回應。

     蕭陽回了信息:“不予理會。”

     蕭陽正在前去傳承室的路上。

     沒有誕生氣感的新生,還得繼續操練,強化肉身,已經誕生氣感的武者,只需要做一件事,學習功法傳承。

     功法,就是控制體內的氣,在經脈中行走,凝練成‘內力’,形成巨大的氣場,產生一股吞噬力,不停的將天地靈氣能量,吸收到體內,繼續凝練。

     如此反復,吸收的靈氣越來越多,凝練的內力也越來越強,力量越來越強大,修為越來越高。

     從普通人修煉到武者,靠的是身體對于天地靈氣能量的本能吸收,過程十分緩慢,練武者需要食用靈氣大補的食物,并且需要極其艱苦的鍛煉,只有將身體內的能量消耗一空,讓血肉產生饑餓感,才會更快的吸收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 這種方法,對于成為武者之前的修煉還有用,對于武者之后的修煉,提升幅度則有限。

     一個普通的成年人,也能夠擁有一百多公斤的拳力,武者的拳力標準是三百公斤,也就是說,只需要提升一百多公斤的幅度。

     而一品武者至二品武者,純粹拳力是從三百公斤提升至六百公斤,這是三百公斤的差距,僅是靠身體自身的本能吸收,修煉一輩子也難從一品武者成為二品武者。

     而一品、二品、三品武者,都才是屬于氣感境而已。

     也就是說,不修煉功法傳承,只靠身體吸收靈氣,武者一輩子都不可能從氣感境突破至內壯境。

     由此可見,功法傳承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 要學功法傳承,就得先打通經脈,讓吸收的靈氣在經脈中游走,才能夠凝練為內力,產生吞噬力,繼續吸收天地靈氣強化身體。

     傳承室,不是讓武者直接學習功法傳承,而是助武者打通經脈。

     經脈通了,武者能夠控制體內的氣在經脈中隨意運行,學習功法自然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 一間傳承室中,蕭陽脫掉了衣服,機器掃描著他的身體,確定出他周身的穴道位置。

     很快,便有一股沉重的力量,憑空產生。

     是改變了重力。

     重力在逐漸增加,蕭陽需要緊崩著身體,才能夠站穩,不至于被重力‘吸’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 前方的墻壁上,有著一副人體圖案,上面標示出一個個穴道位置。

     旁邊,有著一塊光屏,放大身體的局部位置,讓蕭陽能夠更加看清穴道分布。

     這時,一個機械聲音從修煉室中響起,告訴蕭陽,該運氣至什么穴道。

     蕭陽依舊提示的運轉運氣,一道光針照射而來,正好射入了那個穴道之中,刺激了一下。

     本來,很難感應到的穴道,隨著光針的刺激,一下子變得位置明確起來……

     蕭陽根據指示,運氣向穴道沖擊,似乎撕裂了一道缺口,如同發現新大陸一般。

     之前的氣,混亂的在體內一團,雖然能夠控制它到處移動,但也是在體內橫沖直撞。

     而經脈,就好像是能夠讓氣通行的道路。

     打個比方,體內的氣,如同汽車,那么,經脈就像公路。

     之前,氣是直接橫沖直撞,相當于汽車在沒有道路的野外前行,而進入經脈中,則相當于上了高速公路,那運行效果,不是一般的差距。

     當然,這個穴道并沒有完全打開,蕭陽的氣,只是將這個穴道沖開了一點點縫隙,要想完全打開,還得繼續努力。

     很快,又有一道光針射來,刺激蕭陽的穴道,讓蕭陽總是能夠準確的感應到穴道位置,運氣沖擊。

     經過一次次的努力,蕭陽運氣沖擊了上百次,才終于將這處穴道,完全沖開。

     體內的氣,通過這處穴道,源源不斷的進入了經脈之中。

     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感產生,就如同一輛車在野外橫沖直撞久了,突然間上了高速公路,一路平穩快速,那感覺,超爽。

     可是很快,體內的氣就受到了阻礙,蕭陽體內的經脈沒有完全通暢,有著一個個穴道,如同一個個關卡。

     需要把所有的穴道沖開,體內的氣才能夠在經脈中暢行無阻。

     常言道,行百里路半九十,最開始沖開的穴道,難度越低,越往后,沖穴難度越大。

     這是一個難度浩大的工程,需要下苦功將一個一個穴道攻克,不是短時間能夠完成的事。

     沖穴道,開經脈,不需要體力鍛煉,關鍵在于準確和堅持,這兩項都與武者的精神力強弱有關。

     穴道在體內,是看不到的,只能夠通過感應確定位置。

     精神力越強,感應就越準確,對準了位置,運氣沖擊的速度自然越快,所需時間越少。

     精神力越強,堅持的時間也越久,如果每一天都能夠比別人多沖穴幾個小時,等于就是多了幾分之一的沖穴時間,自然能夠早日將所有的穴道沖開,讓經脈通暢。

     蕭陽的精神力,遠比一般的武者強大,第一天就在傳承室修煉了整整六個小時,沖開了五個穴道。

     從傳承室離開,蕭陽感覺疲憊得很,身體、精神雙重疲憊。

     身體堅持了六個小時的重力,時時刻刻被無形的力量壓著,精神力更是消耗嚴重,讓蕭陽有種頭重腳輕的感覺。

     經過這一天的修煉,蕭陽終于知道,為何那些擁有修煉天賦,但沒有考上武者大學的學生,為何不可能在武道一途上有大成就。

     首先,若是沒有足夠的資源支持修煉,就難成武者。

     即便是成了武者,沒有條件,很難沖開周身穴道,打通經脈,學到功法傳承。

     沒有功法傳承,就算成了武者,一輩子也只是一品武者,天賦好也不過是二品武者,是武者中最底層的存在。

     而進了武者大學的武者,都能夠學習到功法傳承,修煉一生,再怎么天賦普通,成為三品武者也沒有問題,稍微好一點的,就能夠突破內壯境,成為四品或四品之上的武者,在一些城市中身居高位。

     沒有條件,沖開穴道、打通經脈的可能性幾乎為零,不打通經脈,就學不會功法傳承。

     所以,不入武者大學,在武道上基本上就不會有大成就。

     這正是無數練武的學生,擠破了腦袋也想考入武者大學的原因。

     修煉完后,蕭陽前往養神閣。

     養神閣是溫養精神力的地方,也能夠通過食補,恢復體力,蕭陽的精神疲憊,急需溫養,同時也要進食,補充身體能量。

     等蕭陽從養神閣出來,已經是傍晚時分。

     其余新生的一天鍛煉,已經結束,蕭陽前去尋找許茹晴,兩人約了一起吃晚飯。

     新生系,13號食堂。

     許茹晴已經點了兩份妖獸餐,坐在靠窗的位置,等著蕭陽的到來。

     蕭陽還沒到,凌渡飛已經先到一步。

     凌渡飛在新生系多的是眼線,許茹晴在哪里,他隨便一打聽就清楚。

     今天的凌渡飛,特意打扮了一番,頭發定了發型,穿著一套白色的西裝,打著紫色的領帶,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皮鞋,手中拿著一束深紅色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 凌渡飛身材高桃,長相本就帥氣,一番打扮,宛如一個偶像明星一般,一進13號食堂,便吸引了一雙雙目光。

     “哇,好帥啊!”

     “家世那么好,人還那么帥,天賦還那么高,凌渡飛真是太完美了!”

     “這么完美的男人,若是和他生個孩子,該是多么的優秀啊!”

     “可惜他看不上我,如果他同意,我想要舔遍他每一寸肌膚……!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一個個女生看著凌渡飛兩眼發光,目光明亮,犯著花癡,心中感慨。

     凌渡飛走入13號食堂,目光一掃便落在了許茹晴身上,邁著兩條長腿,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 不少女生看著凌渡飛走向許茹晴,心中對許茹晴露出嫉妒之色。

     她們都知道,凌渡飛向許茹晴高調示愛,心中一個個幻想,若是凌渡飛示愛的人是自己該多好,對于許茹晴,自然羨慕嫉妒。

     許茹晴的目光,也落在了凌渡飛身上,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,白晰透氣的額頭上皺起了幾道皺紋。

     她聽了蕭陽的,對于凌渡飛的任何挑逗,都不予理會。

     可現在,凌渡飛明擺著主動要找上來,許茹晴避無可避。

     凌渡飛直接走到許茹晴對面的位置坐下,道:“今晚我突然想來13號食堂吃飯,坐上了我的老位置,結果……你恰好就在我對面,看來我們兩個真的是冥冥中注定,真有緣份。”

     許茹晴淡淡的看了凌渡飛一眼,道:“我跟你不熟。”

     凌渡飛微微一笑,道:“都是同學,今天不熟,以后總會熟,茹晴,其實你進入江南武大的第一天,我就一眼看上了你,我是真的喜歡你。

     猶豫了幾天,我決定不再膽怯,我要光明正大的追求你,做我女朋友吧,否則我的心中始終纏繞著你的影子,沒有你,我的心中無法平靜,武道也難以修煉。”

     說著,凌渡飛將手中的紅玫瑰遞給了許茹晴。

     許茹晴依舊淡淡的看著凌渡飛,道:“請你走開,這是蕭陽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 凌渡飛將紅玫瑰放在桌上,道:“是嗎?這里寫著蕭陽的名字?”

     自然是沒有。

     凌渡飛繼續道:“就算是蕭陽的位置又如何,我要坐,還不是隨便就能坐。”

     見凌渡飛一點也沒有要走開的意思,許茹晴道:“那你就坐吧!”

     說著,許茹晴便起身,要把飯菜端到別的桌上去。

     許茹晴一伸手,還沒碰到碗,凌渡飛的手更快,一下便將許茹晴手腕抓住了。

     “你放手!”

     許茹晴臉色一變,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 然而,凌渡飛已經是入了品的武者,力量何等強大,許茹晴根本甩不開。

     凌渡飛嘴角掛著一抹笑意,看著掙扎的許茹晴,道:“你知道魔都市凌家,是什么樣的家族嗎?知道我在凌家,是什么樣的地位嗎?

     只要我凌渡飛一句話,別說是一個普通家庭,哪怕是一個武者家族,都能讓它灰飛煙滅,許茹晴,我看得上你,是給你面子,你可別給臉不要臉。

     大家開開心心的多好,非逼我動用別的手段,你……你身后的一家人可就難過了,到時候……就不是我給你面子,而是你來求我給你面子。”

     魔都市凌家,武道世家中的頂尖家族,家中宗師級強者都有好幾位,放眼魔都市那樣的一級城市,也是排名頂尖的超級大家族。

     這樣的頂尖武道世家,不說鎮壓一個二級城市,至少鎮壓一個三級城市,綽綽有余。

     也就是說,整個三級城市的武道勢力全部加起來,也抗衡不了魔都市凌家。

     13號食堂中,所有的學生都被這一幕給吸引住了,所有的眼睛都在瞧著這里。

     眾目睽睽之下,凌渡飛直接搬出魔都市凌家,向許茹晴施壓。

     他根本不怕別人聽了去,因為他說的是事實!

     魔都市凌家,有這樣的底氣。

     凌渡飛也是打從心眼里認為,他看得上許茹晴,是許茹晴的福氣,若不是因為蕭陽的緣故……許茹晴長得雖美,但還真沒被凌渡飛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 作為魔都市凌家的天之驕子,凌渡飛想要女人,什么樣的美女都找得到,比許茹晴更漂亮的他也玩過,有些甚至是名滿天下的大明星,但那又如何?

     我是凌渡飛,天下間沒有我玩不起的女人!

     許茹晴心中氣憤至極,想要把手抽回,可凌渡飛的手掌如同鐵鉗似的,她根本掙脫不得。

 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 就在這里,突然間一道破空聲傳來。

     凌渡飛立即感應到危險,瞳孔一縮,抓著許茹晴的手腕的手掌頓時松開,身體向后方一閃。

     咄!

     一道聲音從旁邊的墻壁上響起,是一塊破瓦片,深深的插入其中。

     眾人的目光先是被插入墻壁中的破瓦片吸引,然后齊齊回頭,向瓦片飛來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 只見蕭陽走了過來,他的穿著比凌渡飛樸素多了,但相貌更加英俊帥氣,也讓很多女生心中犯花癡,想跟蕭陽發生點什么。

     許茹晴看到蕭陽到來,神色一喜,連忙向蕭陽跑了過來,眼中滿是委屈之色。

     蕭陽落考時,許茹晴對自己暗暗說,自己成了武者,定要護蕭陽一生一世。

     沒想到,現在她卻是蕭陽來守護。

     蕭陽是她的男人,現在她受了委屈,只能靠向蕭陽。

     許茹晴的家庭,在普通人中是很富裕的,但在岳州市也不算出眾,根本無法跟魔都市凌家那樣的龐然大物相比。

     凌渡飛搬出魔都市凌家,以許茹晴的家庭相威脅,許茹晴無處依靠,只能依靠蕭陽。

     若是蕭陽靠不住,那她為了父母親人,為了身后的家庭,恐怕也只能屈服。

     蕭陽一眼便看出許茹晴眼中的委屈,不等許茹晴開口,蕭陽便抓住了她的手,道:“交給我,我若護不住你,便不配做你的男人!”
目錄
目錄
設定
設定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