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武俠小說>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

點擊書簽後,可收藏每個章節的書簽,“閱讀進度”可以在個人中心書架裏查看

第82章 番外因為有你

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作者:丁墨 本章字數:5272 更新時間:2022-01-10 03:52

    (一)蜜月記

     林淺對厲致誠,也不是360度全方位完全滿意的。

     譬如今天他籌辦的婚禮,就令她感到繁瑣、世故、無趣。超五星級大酒店、權貴政要蒞臨、司儀作秀***恩愛、滿場賓客高大上……與這個年代,任何土豪的婚禮并沒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 但林淺也知道,這些是必須的。誰讓兩人是商界人士,他還是商界知名人士呢。

     只不過這晚賓客散去,新郎和新娘累趴在沙發上。新娘看著桌上各種旅游宣傳冊,心想,婚禮就這么著吧。蜜月可不能讓任何人打擾。于是精神抖擻地坐起來,拿起幾張海島照片,問厲致誠:“蜜月我來安排,你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 厲致誠看著身著紅色旗袍的女人妖嬈的身體曲線,抬眸答:“都行。我有新娘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 林淺: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 三天后,某國外海島。

     蔚藍的天,湛藍的海,白色的沙灘,以及,無邊無際的叢林。兩人背著行囊,宛如任何一對年輕的、徒步旅行的情侶。這是林淺夢寐以求很久的兩人之旅,自然很是雀躍。

     兩人沿著沙灘往酒店走去,身旁就是海與林的交界點。厲致誠臉上也噙著淺淺的笑,雙手插褲兜里跟在她身后。

     “這里地形復雜,小心迷路。”淡淡的嗓音。

     林淺回頭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 不能怪她以德報怨。主要是自從兩人感情穩定、事業穩固后,他似乎越來越喜歡在她面前暴露大灰狼的本性了。具體表現為:經常漫不經心地調戲她、捉弄她、稍不留神就吃掉她……

     所以他這句關心的話語,聽到林淺的耳朵里,就好像在說“一切盡在我掌控,依附我、跟著我,才是你最明智的選擇”大灰狼對于重申和回味自己的獨占權這件事,是樂此不彼的。

     “切。難道你就對這里了如指掌?”她忿忿。

 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們打個賭吧。”林淺的玩性和好勝心又被激起來了,“我躲起來,如果你能找到我,我就……洗一個星期的碗!”

     耀眼的陽光下,厲致誠微微瞇了眼,上前一步,低頭看著她,俊朗容顏比她見過的任何青年都要深沉動人。

     “不。如果我贏了,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 身旁有路人經過,他稍稍壓低了嗓音,唯有林淺聽到。她的臉倏地紅了,一把推開他:“討厭!”

     但賭約還是就此成立了。

     不過,由于林淺對厲致誠,總是逢賭必輸。所以這次,她留了個心眼,提出三局兩勝制。

     第一局的地點她就選得很有水平潛水。朦朦朧朧的水底,每個人都穿著潛水服戴著面罩,他能找到她才怪!

     午后,陽光明媚,海風清新。

     林淺背著氧氣瓶,得意地在一片水下礁巖旁游來游去。看看小魚,看看水生植物,躲開外星生物般的大型水母……啊,興奮又快活。她身旁是五六個穿著同樣潛水服的年輕女人,大家身形都差不多,她就不信厲致誠真能把她分辨出來。

     正想著,忽然就看到不遠處,一個男人泳姿健美的朝她們快速游過來。

     林淺心頭一喜,立刻估摸了一下時間。她跟厲致誠分開已經有半個小時,這塊海域不大,他也該找到這里了。再看那身形和泳姿,越看越像他。

     于是林淺趴在一塊巖石上不動,繼續混在眾人中切,她才不會游動呢,這樣他肯定一眼就看出來。

     那男人越游越近。潛水鏡后的眼藏得很深,他在離女人們兩三米遠的地方停下,望著她們,像是在觀察,又像是在伺機而動。

     林淺裝得更加若無其事。但她其實也很好奇,特種兵出身的他,真的就那么神?隨隨便便就能跟蹤捕獲他?不至于吧?況且他是陸戰兵,這可是在水里……

     正胡思亂想,忽然就見他游向右前方的一個女人。

     哎!錯了啊你!

     林淺心中涌起的竟然不是高興,而是郁悶。眼看他就要拉那個女人的手,林淺想也沒想就一個猛扎過去,扎到兩人中間,然后抬頭狠狠地看著他。誰知他像早料到了會發生什么,那伸出去的手突然轉向,一把就摟住了她的腰。林淺瞬間身體失去平衡,隨著他在水里轉了兩圈,兩人才漂浮平衡下來。

     他抱著她,抱得很緊。手還捏了一下她的腰。

     林淺這才知道上當。他早就認出了她,故意略施小計,等著她投懷送抱。

     這人!

     她瞪著他,無聲地用嘴型說:“無恥!”

     他的眼中卻有笑。

     “哼!”林淺作勢要逃離他的懷抱,卻被他拉著一路往上游。待到兩人剛浮出水面,她的面罩就被人摘掉,而他的臉已經俯下來,深深吻住了她。海面上閃動著點點波光,落日在遙遠的前方,眼前的景色美不勝收。而他低聲在她耳邊說:“承讓。”

     林淺被吻得意亂情迷,但還沒忘記頑守戰線:“別高興得太早,還有兩局!”

     結果第二局她輸得毫無懸念。

     場地還是她選的,廣闊深遠的叢林。

     林淺好歹也是戶外熱愛者,自信能逃脫特種兵的追蹤。她的方案也很簡單,直接在叢林深處,找了棵枝葉繁密的大樹,然后呲溜溜地爬了上去,伏在樹干上。

     她就不信,厲致誠在一片樹林中,能找到她這一棵樹。

     結果……他真的找到了。

     五分鐘后,林淺別別扭扭地摟著根粗樹枝,望著沿樹干正利落攀爬而上的厲致誠,真的好悲催啊。

     “喂,你怎么找到我的!你是不是**了?”她不死心的問。

     厲致誠已經爬到了她跟前,聞言笑笑。

     “一路腳印、被壓彎的樹枝……”他一把將她從樹枝上扯過來,扣回懷里,“我的新偵察兵都能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 林淺探頭往下看看,可叢林茫茫,還真看不出來他說的那些似乎很明顯的跡象。

     林淺扭頭就想往下爬:“好吧,你贏了,我回去洗碗……”

     人已經被再次拉了回來。

     “怎么?打算耍賴嗎?”清淡卻低沉的嗓音,“賭注還沒給我。”

     林淺的臉一下子紅了。

     當天傍晚,在酒店房間以及……大樹上,兌現了一下午賭注的林淺,腰酸背痛地下樓,來到當地居民舉辦的沙灘篝火化妝晚會。

     今晚是他們的第三局。這一局的輸贏本身已經沒有意義。不過林淺還是按原計劃,進行了全面偽裝。她不僅戴上了鬼怪面罩,還穿了條厲致誠沒見過的新裙子。甚至還往胸罩和腰間……咳咳咳,塞了些棉墊、纏了布條,改變身形體態。

     結果她沒想到,這一招還真的奏效了。

     夜色迷離,篝火搖曳。無數游人和當地居民舞做一團。林淺也混跡在舞池中。剛跳了一會兒,就看到厲致誠從不遠處走過。

     他沒有化妝,林淺也很自然而然覺得,以他的性格肯定不愿意戴面具、化得花里胡哨。他就穿著簡單的白襯衣黑色長褲,從人群旁走過,眉目出眾。他朝她的方向遙遙望了一眼,林淺趕緊低頭躲避。結果,他還真沒發現,目光淡漠滑過眾人,又朝另一邊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 林淺忽然就怔住了。

     然后她忽然笑了。她想,她到底有多喜歡他呢?僅僅看著他在人群找尋找自己的樣子,就會感覺到心疼。僅僅只是游戲中的一次錯失,就令她覺得受不了。

     悄無聲息,卻又溫柔地,她緩緩從背后走向他。

     “喂,看哪兒呢?”她嗓音清亮悠揚。

     厲致誠身形一頓,轉身看著她,眉目間緩緩染上笑。

 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他淡淡地說。

     林淺隔著一步的距離站在他眼前,忍不住也笑了,說:“這怎么能算!是我自己走出來的,是我……是我想被你找到!”

     可厲致誠的神色卻沒有半點變化,將伊人的手一拉,擁入懷里。

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他說,“一直都是。”

     林淺的心突地一震。而厲致誠在夜色星空下,眸色靜深地望著她。

     一直都是。

     在相愛之前,你就只對我一個人憐惜,你一直給我機會靠近。朝夕相處里、轉身回眸里,點點滴滴都是你自己都未察覺的愛意。你想被我找到,你想被我得到,從相遇的第一天起。

     我怎么會不明白,那是一個女人最珍貴的動心。

     而我何其有幸,終于擁有了你。冠以我的姓氏,未辜負你的動心。

     “哼哼,你這話什么意思?明明是你追的我!”

     “嗯。因為我明確接收到你給的訊號,然后按訊號行動。”

     “我什么時候給過你訊號?!”

     他伸手將她的眼睛輕輕一點:“這里。”

     從很早的時候起,你看我的繾眷眼神里。

     (二)生子記

     對于生男孩還是生女孩這個問題,林淺跟大多數女人一樣,也有過一番糾結。

     生男孩吧,大概就會像父親。想到這里,她忍不住抬頭看著沙發對面的厲致誠。

     感覺……還真不錯呢。

     但生女孩也有女孩的好,貼心啊、乖巧啊,而且大概會被無所不能的父親寵成個小公主。想想又覺得很美妙。

     于是問生娃的合作方:“你希望生個男孩還是女孩?”

     厲致誠頭也不抬,答得干脆:“女孩。”

     林淺詫異: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女孩不用背負太多。”

     林淺起初有點發愣,再一琢磨,覺出味了。

     果然啊!他也太大男子主義了吧!

     “現在這個社會,女孩也會背負很多!”她不贊同地說,“也能背負很多。”

     厲致誠眼中閃過笑意,起身坐到她邊上,手一勾。

     “是嗎?我們倆之間,誰背負更多?任何方面。”

     林淺認真思考起來。

     家業、事業,這不用說。他已經是新愛達集團董事長,另外這些年還投資參股了一些他認為發展很好的公司。這貨已經不斷在發展他的商業帝國。而她依舊守在自己的傾城品牌,并且還被他控股……好吧,他承擔了更多。

     家庭?呃,居然也是他付出更多?他搞定了她哥哥娶到了她,他還定期陪她去看望母親,近來她跟母親的關系越來越好,都是拜這個女婿所賜……

     身體健康?好像也是他。工作再忙,他都在安排兩人的鍛煉計劃,在他的帶動下,兩人生活規律、身體健康、吃嘛嘛香……

     就連床上……咳咳,也基本是他出力。

     林淺的臉微微一燙,說:“好吧,就算你說得有道理。可現在,好女人常有,好男人不常有啊。”她若有所思地望著他如果真的生了女孩,她會有這樣的幸運,找到一個像他這么好的男人嗎?

     厲致誠卻答:“我的女兒,會把自己的人生過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 五年后。

     當年,厲致誠一語成讖,林淺果然生了個粉雕玉琢的女孩。而且性子上,還真的像父親,安靜、獨立,這么小的年紀,已經有了心計。

     譬如現在……

     厲家的兒童玩具房里,厲承瀾、季澍(季白之子),正在跟薄簡(薄靳言之子)耳語。

     季澍:“薄簡,你就按我說的,站在屋檐下。等夕陽承45度角照射在冰面上時,氣溫達到3攝氏度,冰面上的蒸汽就會出現彩虹。”

     小他倆2歲的厲承瀾也添油加醋:“是啊,簡哥哥,書上是這么說的,你去試試。”

     經過門邊的林淺,聽到他倆對薄簡灌輸的古怪理論,不由得好奇她可沒聽說過。

     然后就看到清風明月般的男孩薄簡點點頭:“好,我去觀察,我會告訴你們結論。”然后就走出玩具房,看到林淺,還禮貌而倨傲地、跟個小大人似的點頭:“伯母。”

     林淺被他那句“伯母”驚了一下,失笑:“你叫我阿姨就好。”

     結果他一走,季澍和厲承瀾兩個小腹黑就一陣壞笑。

     然后坐下,拿起新的游戲機,開始雙人對打。

     而陽臺上的薄簡……

     林淺走過去,問:“你看到他們說的彩虹了嗎?”

     薄簡看著廣闊的積雪和冰面,微笑答:“林阿姨,你怎么相信他們那么幼稚的說辭?”

     林淺:“……”又疑惑了:“那你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 薄簡極難得地露出羞澀的笑容。

     “阿姨,你大概不明白。女孩早期向心儀的男孩表達愛慕的方式,就是捉弄他。”他淡然地說,“雖然我志在刑偵破案,未來幾年都不會答應她。但是也不能直接一個女孩的好意。所以就讓她誤以為,騙到我了吧。”

     林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薄簡,你才七八歲呀,真的沒有太自戀,想得太多嗎?

     等她回到玩具房,就見季澍正手把手教女兒在打游戲。八歲的男孩,卻長得比同齡人更高,深邃的五官,微笑的容顏,以及穩重有力的言行舉止,隱隱已有翩翩公子溫潤如玉腹**人的征兆。兩個孩子玩得很開心,厲承瀾一直甜甜地在叫“季澍哥哥,季澍哥哥。”

     大概是受薄簡影響,等林淺回到客廳,也有點開始思慮過甚了。她對厲致誠說:“現在三個孩子都很好。將來長大了,萬一要是三角戀就糾結了。季澍很好,薄簡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 厲致誠正在看報紙,襯衫西褲英俊如畫。聞言頭也沒抬答道:“這還用糾結?當然選季澍。”

     林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老公,你這么瞧不上薄靳言的兒子,真的好么?
目錄
目錄
設定
設定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