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玄幻小說> 星界使徒

點擊書簽後,可收藏每個章節的書簽,“閱讀進度”可以在個人中心書架裏查看

149 吳家莊

星界使徒 作者:齊佩甲 本章字數:6741 更新時間:2022-03-20 15:47

    林子里四下無人,周靖順便又練了一趟基礎錘煉法。

     雖然不曉得當前世界是否有超凡,但自己不用碰運氣尋找,主世界武道家體系的練法,正好當作主修。

     周靖用四號使徒的身體開練,很快便有了鍛煉信息,武道家體系與當前位面并沒有太多力量沖突。

     身上星界點富裕,他直接給基礎錘煉法和中平槍法開了修行加速。

     另外,面板上還顯示自己觸發了初來乍到的成就,這是每次進入新星界都可得到的重復性成就。

     獎勵100星界點和一份技能版“語言快速解析”,他對兩者不陌生,都存入倉庫。

     做完這一切,周靖這才施施然走出林子。

     他指定投放的地點,按照主世界的資料應當是一片安穩之地,附近就有一座村子,他準備以此為始,先打探一番這個世界的變化。

     “上次主世界與這個星界交匯,這里還是亂世,后來有個天降猛男完成一統大業,建立了大夏王朝。在交匯期結束的時候,這個王朝才立國不久,正欣欣向榮,如今第二次交匯,不知這里過去了多少年,這個王朝是什么光景了”

     周靖一邊想著,一邊沿著土路前進。

     約莫行了半個時辰,一大片由數百株綠樹合圍的土墻躍入眼簾,其內飄出裊裊炊煙,卻是一座村莊

     村莊四下里延伸出好幾條土路,偶見驢車、行腳貨郎來往,倒也不缺人氣。

     莊外則是大片田野,不少面黃肌瘦的農夫打著赤膊,正在地里耕種。

     路邊有一塊石碑,上面刻著“吳家莊”三字。

     周靖不懂這個世界的語言,但探索者課程給的資料里,地名是用主世界通用語和該位面文字一起注釋的,他早先做過功課,此時正好認識這仁字,確認了是自己制定投放的村莊。

     “看上去還挺繁榮,進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他眉頭一挑,沿路走向村莊。

     離村子越近了,周遭的村民、行路人便越多,更多人注意到周靖此人,不禁頻頻投來驚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 就連附近田地里勞作的農夫,也紛紛停下手里的農活,直起腰遠遠打量大搖大擺趕路的周靖,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 倒不是周靖行為出格,而是他這身相貌與眾不同,如此魁梧勇壯的大漢著實少見,比尋常人等還高出一頭還多。

     一頭亂發好似獅鬃,濃眉大眼,陽剛威猛,顧盼之間宛若虎視。身著黃色短褐,袖子卷至手肘,小臂肌肉虬結,蒲扇般的大手骨節分明。腰間系著黑帶,兩腿纏著腿繃,濺有泥點,一身風塵仆仆。肩上挑著一根棍棒似的彎曲樹枝,龍驤虎步,行人無不退避,渾然好似猛獸下山、獅虎出林!

     雖引人注目,但路上卻是無人阻攔,周靖走進村莊,環顧一眼,發現這個村子還真不小,但布局卻是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 村子最中間是一片高墻合圍的大莊子,看起來貌似是當地地主的宅院,占地頗廣。周遭分布著一圈又一圈的簡陋草屋瓦舍,多半是農夫的住處。

     此外,村里還有不少客棧、酒家、茶館等商鋪,給南來北往的行路人歇腳休憩,這座吳家莊興許是位于一處交通要道的分叉,是以村里外人不少,生意倒是不差。

     “據資料顯示,大夏王朝立國之初,人口便有好幾千萬,如今不出意外,怕是已經過億了,人口比異獸世界多多了,國土面積更是泰拉帝國的幾十上百倍。異獸世界文明程度原始,而d19位面的大夏王朝,已是比較成熟的農耕文明,這一座吳家莊,不管面積還是戶數,都是霜木村的幾十倍,幾乎算是一個小縣城了”

     周靖暗暗作了一番對比。

     他左右看看,見村口有一個茶棚,大步走過去。

     自打周靖一進村,這個茶棚的茶倌便早早注意到了,心中有些懼怕,此時發覺周靖靠近,他趕忙迎了上來,堆起笑臉。

     “客官,來一碗茶湯嗎?”

     周靖初來乍到,沒過這里的語言,自然沒聽懂,不過他早有準備,當即便用了適才初來乍到成就獎勵的一份“語言快速解析”。

     發現未知語言,已使用語言快速解析

     你獲得技能大夏王朝官話

     掌握程度:lv2-

     周靖也不坐下,扛著棒子站在茶棚外,也不用話術遮掩,直接問道:

     “老丈,我久居山林,不聞世事,今日出山,正有些事要問,當今是什么朝代了?還是大夏嗎?”

     茶倌嚇一跳,差點想上來捂周靖的嘴,但是打量兩人身材差距后,還是從心了,戰戰兢兢道:“哎喲,客官慎言,當今自是朝廷的天下,哪個還有別的”

     周靖拉著苦瓜臉的老茶倌一陣掰扯,大體知道了當前的狀況。

     當今大夏王朝已延續一百六十年,距主世界上次交匯過去了一百來年,中間與周邊外族打了幾仗,有勝有負,擴張了些許國土,導致主世界的地圖有一些過時,在邊境區域存在誤差。

     不過自己指定投放的地區,是大夏王朝中原偏南的富庶之地,離邊境遠著呢,主世界地圖仍然有效,大方向肯定沒問題。最多有點小誤差,比如一些小村莊在一百多年的變遷中消失或興起,這是難免的。

     周靖記在心里,想了想,又問了一番世道如何。

     四號使徒畢竟“志向遠大”,既然有造反的計劃,那他打算先了解一下目前的民生環境,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 聞言,茶倌苦笑起來:

     “現在這世道唉,能活著吃上一口飯就不錯了,我們這些下里巴人,哪里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 周靖眉頭一揚,拽住茶倌的手臂:“老丈,細。”

     茶倌不太樂意,卻不敢違背這個一眼看上去就不好惹的大漢,只好支支吾吾了起來,卻勾起了自身苦楚,時不時唉聲嘆氣。

     聽完,周靖心里提煉了一番,便大致清楚了情況,倒不怎么意外。

     自身好歹接受過義務教育,過歷史課,大夏王朝坐了一百六十年的江山,現在的情況也不算新鮮,無非就是封建王朝末年的那些通病。

     皇帝昏庸、奸臣當道、土地兼并、民不聊生還差個天災人禍就齊活了!

     ‘還好還好,至少起義是順應天時,不算完全的禍亂世間

     周靖暗自松一口氣。

     使徒的人生目標不是強制性的,如果太違背自身意愿,那他也不樂意。要是當今是太平盛世,造反實在有點過意不去。

     幸好是個黑暗混亂的世道,搞事沒什么心理壓力。

     這時,周靖心里一動,問道:“老丈,我看村口石碑寫著此處乃吳家莊,我初來乍到,不知此地規矩,勞煩你給我講一講。”

     見這大漢不再糾纏朝廷的問題,茶倌松了一口氣,小聲答道:

     “這吳家莊是此地大戶,養著五六百莊客,這方圓上千畝地,都是吳家莊的田產,這村里農夫大多是莊上的佃農,靠吳家掙吃喝。

     吳家老太公名常貴,是此地莊主,膝下有四子,大兒讀書,二兒、三兒習武,四兒年紀尚淺,俱是人中龍鳳,還養有一女,據嫁入州府某處大戶人家,具體我卻是不知曉。

     此地倒無別的規矩,只要不是犯事之人,便可隨意來去,若是囊中羞澀,也可投宿莊上,老莊主好善樂施,常有資助之舉。”

     周靖點了點頭,忽然問道:“那老丈,這吳家莊可曾做下什么惡事?”

     茶倌當即變了臉色,急忙朝左右瞥了一眼,隨即不愉道:“去!你這閑人,究竟買不買茶湯?不買便莫要與我掰扯!”#

     完,他便不再開口,轉身回了茶棚,自顧自煮茶。

     周靖挑眉,想了想,也不與這茶倌計較,自顧自扛著樹枝棍子,在村子里閑逛起來,左看看右瞅瞅,一身壯碩的筋肉始終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 他一邊逛著,一邊考慮接下來如何行事。

     ‘打探消息、練武,這些都很重要但真正的當務之急是搞錢!我現在身無分文,不弄點錢,連頓飯都吃不起。’

     周靖暗自思忖起來。

     打工掙錢?倒是可以,但怕是有點蹉跎,而且這莊子里好似也不缺工人。

     偷盜?以四號使徒的個性,這么做恐怕會掉同步率。

     或許可以投宿吳家莊,稍微顯露一手自己的過人之處,換點錢財應該不難只是,以“陳封”暴烈的個性,怕是不適合寄人籬下。

     想了一陣,考慮到大夏王朝的社會風氣、文化背景,周靖有了決定。

     先自力更生,街頭賣藝試試!

     耍把式不適合自己,這具使徒就會一套中平槍法,還是初者水平。

     雖然周靖記著刀術技巧,用是可以用,但四號使徒沒有肌肉記憶,耍起來怕是有些磕絆,而且自己的刀術都是實戰應變,沒什么花活招式。

     “干脆賣力氣,好歹發揮一下26點體能的特長。”

     周靖心里有了計較,當即出村。

     他找了一陣,尋到一塊近似人高的橢圓巨石,在稚童們好奇的圍觀下,一路把石頭推著回到村里,停在一條人來人往的街道。

     周靖拍了拍巨石,放下臉面,大聲吆喝起來:

     “老話的好,出門在外靠朋友,諸位鄉親父老,我途經寶地,盤纏用盡,只好在此賣藝,還望各位有錢的捧個錢場,沒錢的捧個人場!”

     封建時代娛樂活動有限,街頭賣藝者屢見不鮮,即便是這樣的村落,村民們對此也是司空見慣。

     一聽有這好玩事兒,當即便有行人駐足好奇圍觀。

     街邊的茶鋪酒肆里,也有不少客人扭頭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 一見到周靖這副相貌,不少人都是心頭一跳,暗呼好一條孔武有力的大漢,頓時生出興趣。

     周靖又吆喝了幾遍,旁邊圍觀路人越聚越多,村里很快熱鬧起來。

     同一時間,有一行三人進村,走在街上。

     當先者是一個中年男人,唇上二綹細須,頜下一溜山羊須,穿長袍執折扇,似是風雅文士。

     旁邊一男一女,男的是個壯年男子,身形挺拔,好似一棵青松,肩寬下窄,猿臂狼腰,背上掛著兩截麻布包裹的長條物件。

     女子是個英氣勃勃的少女,眉眼與壯年男子依稀相似,好似一對兄妹,長發束腰,一口短刀別在腰間。

     看起來都不是尋常人。

     “這吳家莊倒是興旺,此地莊主樂善好施師父,我們要不要去拜會一番?”

     壯年男子看向中年文士,小聲詢問。

     中年文士搖了搖折扇:“不必了,這里不是我們的地頭,貿然拜會,恐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 壯年男子撓撓頭:“我曾有朋友幾年前受過吳老莊主接濟,應當不會出問題。”

     中年文士用折扇點了點他,無奈道:

     “人心隔肚皮,這等地方大戶,哪個不是和官差有些關系?要是人家臨時起意,拿了我們交官,那又如何是好?我們此行去州府辦事,盡量別露了行藏。”

     這時,一旁的英氣女子冷哼,附和道:“師父的沒錯,這些地方豪族,打拼下偌大家業的,能有什么好人?接濟過路好漢,左右不過是搏個善名、結個善緣,真當人家隨便你打秋風不成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吧好吧,那咱們找個酒家歇腳總可以吧?”

     壯年男人語氣訕訕。

     “嗯,不過要少吃些酒。”中年文士笑呵呵。

     就在這時,一陣喧鬧聲傳入三人耳中。

     壯年男子伸長脖子一瞧,訝異道:“師父,阿妹,前面有人賣藝!”

     英氣女子臉色一動,似乎頗感興趣,不過卻是沒動,轉頭看向中年文士。

     見狀,中年文士啪地一下收起折扇,笑道:“看看也無妨。”

     三人循著熱鬧,一路來到賣藝處,此時這里已經里三層外三層圍滿了人,中間留出一處空地來,

     一條大漢正在吆喝,正是周靖。

     看清楚周靖兇悍勇猛的相貌,三人齊齊一驚。

     壯年男子目露異彩:“好一條漢子!渾不似尋常人!”

     中年文士也是面露驚奇,小聲嘀咕道:“這人一身兇悍之氣,怕不是哪處山寨下來的強人?”

     “他這是要賣什么藝?”英氣女子看到場中沒有其他器具,只有一塊近人高的巨石,不禁好奇起來。

     這時,人群正好也有閑人起哄,笑著朝周靖喊道:

     “兀那漢子,你吆喝了半天,一無戲裝,二無刀槍,卻是賣的什么藝?”

     周靖拍了拍身邊的石頭,哈哈一笑:“我別無長技,倒是一身力氣不小,且看我能否舉起這塊巨石。”

     話音剛落,人群頓時嘩然。

     這塊石頭甚是巨大,看著沒有四五人抬不起來,圍觀眾人第一反應便是不信。

     英氣女子也是將信將疑。

     中年文士卻一副“我早就看破一切的微笑,呵呵打趣:

     “原來是賣力氣,這一般是腥活兒,那塊石頭多半是特制的樣子貨,看著重,實則里面是空心,等他舉起來了,弄不好就要掏出大力丸來賣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英氣女子恍然。

     然而這時,周靖抬起手制止騷動,大聲道:

     “大家伙不愿相信,我口無憑,誰能舉起這塊大石,盡可上前一試,真假不辯自明!”

     他一完,便有閑漢不信邪,越眾而出,往掌心呸了兩口唾沫,接著下蹲抓住巨石想抬起來。

     然而這閑漢用盡吃奶的勁,石頭都沒動彈一下,倒是這人用勁太猛,褲兜里崩出了一個響屁,引得哄堂大笑,臊得他趕緊埋頭鉆進人群。

     有人開了頭,又有六七個村夫上前嘗試,全都失敗而歸。

     這時,壯年男子手癢難耐,也越眾而出,朝著周靖一抱拳:“好漢請了,在下也想試試。”

     周靖瞅了他一眼,隨口道:“你自便就是。”

     壯年男子也不墨跡,蹲下抓住石頭便發力,臉色逐漸漲紫,額頭綻起青筋。

     巨石微微搖晃,竟真的被他略微抬起了幾寸。

     可接著此人便撐不住了,趕緊撤手,石頭重新砰地一聲落地。

 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圍觀村夫不禁微微動容,竊竊私語。

     “竟然真有人能抬起來。”

     “雖只是抬了幾寸,可也是好神力了。”

     周靖有點意外,不禁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 他刻意挑的石頭,就算是凡人中的大力士,也不可能舉起來,這個壯年男子的力氣真是不小了,

     估計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 這邊,壯年男子喘了兩口,調勻氣息,朝周靖一抱拳,便退回了兩名同伴身邊。

     “哥,你力氣真大。”英氣女子稱贊。

     “可惜舉不起來。”壯年男子嘆氣:“太重了,我估摸著能完全舉起來的人,這世間也沒幾個。”

     見狀,中年文士倒是奇了,忍不住問道:“這玩意兒真是石頭?”

     “貨真價實。”壯年男子點頭。

     就在三人暗自驚奇之時,周靖覺得火候已到,大聲道:

     “大伙兒已試過,便知此乃真石,若是我能舉起來,還望各位不吝錢財。”

     聞言,圍觀眾人紛紛響應,還有好事者嬉笑起哄。

 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舉!”

     “舉不起來倒賠錢不?”

     周靖也不回答,嘴角一咧,在眾目睽睽之下,屈膝蹲下,兩手扳住巨石的底部兩側。

     正當眾人屏息凝神之時,一聲虎咆般的暴喝炸響。

 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 整塊巨石騰空而起。

     在眾人目瞪口呆的注視下,石頭徑直飛起幾米高。

     —何止是舉了起來,直接扔了上天!

     達到最高點,飛起幾米的石頭驟然回落。

     周靖雙手托天,接住近人高的巨石,腳下砰地綻開一圈煙塵,整個身體卻穩穩當當,連晃都沒晃一下。

     眾人震驚的表情瞬間僵在臉上。

     咔擦!

     中年文士直接把折扇捏斷了,眼珠子差點瞪飛出去。

     壯年男子張大了嘴,下巴差點脫臼。

     英氣女子倒吸一口涼氣,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 三人看向周靖,如同在看一尊鬼神!

     全場僅僅安靜了一秒,轟天的喝彩聲便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 “好!!”

     眾人滿面潮紅,大力拍手,興奮叫好。

     與此同時,中年文士三人,忍不住對視了一眼,都看出彼此眼底的驚駭之色。

     壯年男子親自試過巨石分量,此時最是不敢相信,駭然無比:

     “好本領!即便是號稱綠林第一高手的‘天王’,也沒有這等神力吧!我若是和他放對,恐怕走不出十合!”

     “這還是人嗎?”英氣女子表情和見了鬼似的。

     反倒是一直淡定的中年文士,此時如同喝醉了酒一般,滿臉興奮的酡紅,激動難耐:

     “沒想到竟在這種小地方偶遇這等好漢,怎能不結交一番?!若是能邀他上山聚義,盡可打遍南方綠林無敵手!!”

     7017k

     <a href="http://koubei.baidu.com/s/" target="blank">
目錄
目錄
設定
設定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