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 武俠小說> 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

點擊書簽後,可收藏每個章節的書簽,“閱讀進度”可以在個人中心書架裏查看

第1080章 新增【陸歸心4】四屆拳王Z,一代更比一代強

夫人每天都在線打臉 作者:南之情 本章字數:5451 更新時間:2022-01-23 13:42

    周復從高一部出來,跟田戎分道揚鑣。

     朝前走了幾步,手機嗡嗡震動。

     他瞥了眼來電顯示,接通,“有點事兒事,晚半小時到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陸歸心先回了趟宿舍。

     摘了眼鏡扔桌上,換了身衣服,扣上鴨舌帽,一邊戴口罩一邊往出走。

     周天下午,進出學校的人很多。

     陸歸心腳底下不緊不慢的,握著手機給顧晦發消息:【小舅,我馬上就出來^ _ ^】

     顧晦回的很快:【嗯。】

     這時候,旁邊傳來一道刻意壓低的驚呼聲。

     “臥槽!復神親自在論壇發帖辟謠,說陸歸心沒表白,也沒要他微信,還把陸歸心的相關帖子都刪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他跟陸歸心到底是啥情況?”

     “其實他倆要真在一起,校霸和校花,學神和學渣,還是挺好磕的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 “磕cp可以冷門但別邪門,復神帖子態度已經很明顯了,提都沒提陸歸心,只說少造他的謠,就是在跟陸歸心劃清界限,懂?”

     “本來兩個人就沒什么交集,復神這種顏值和實力并存的大佬,也不愿意和花瓶相提并論吧。”

     “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 “茅塞頓開。”

     “醍醐灌頂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從她們旁邊經過,聽著這些言論,唇角扯了扯,戴上耳機,刷校園卡出了校門。

     她目光一偏,精準的朝右前方看過去。

     不遠處路邊停了一輛黑色越野。

     車身龐大兇悍。

     車前一個年輕男人,深色外套,肩寬腿長,線條勁厲高瘦。

     他單手插兜,指尖夾著一根煙,神情淡漠的倚著車抽。

     身形單薄,稍帶的幾分孱弱感,反而令周身的陰鷙冷厲更顯深重,充斥著強勢的攻擊性。

     “小舅。”陸歸心笑著小跑過去。

     顧晦眼皮微抬,深黑色的瞳仁過分陰冷,看向陸歸心的時候,卻多了幾分柔和。

     突然注意到陸歸心穿的衣服顏色款式,他一貫冷冽的神色微滯了滯。

     視線不由上下掃了眼。

     陸歸心算是他們家的一個特例,衣服顏色都是偏亮的,風格溫柔,從來沒見過她穿冷暗色系衣服。

     一件純黑色的沖鋒衣,略微寬大,緊身褲勾勒出腿部線條,細長且直,十分惹眼。

     顧晦深深看了她一眼,沒說什么,只問:“冷不冷?”

     陸歸心沉吟一聲,笑瞇瞇道:“還行,京城要比明城冷的。”

     顧晦站直,低聲道:“上車,自己把暖氣打開。”

     “好滴。”陸歸心眼眸彎成月牙,拉開副駕駛車門上去。

     顧晦把煙按滅在路邊垃圾桶上方,回到車里,瞥一眼安全帶,“系上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系好安全帶,“舅舅和我哥哥他們呢?”

     “在天闕等我們。”顧晦音質低冷,發動車子,單手漫不經心的操控著方向盤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天闕。

     三樓包廂。

     經理推開門,側過身恭敬道:“顧先生,陸小姐,請進。”

     室內光線昏暗,細微的煙霧繚繞。

     顧肆吊兒郎當的半窩在黑色皮質沙發里,長腿交疊搭在茶幾上,黑色襯衫隨意堆在臂彎,修長的手指間夾著煙,一點猩紅明明滅滅。

     凌厲分明的輪廓,一雙深邃黑眸微斂著,唇角微勾,玩世不恭的,一身氣場鋒銳張狂,即便收斂著,也沒弱化半點侵略性。

     顧肆是狂妄的,囂張的。

     顧晦整個人則更顯陰沉,眼神狠戾,唇角永遠都是壓平的。

     陸繼來和陸繼行扣著酒杯,兩人在落地窗前頭站著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 陸歸心雙手插兜,緩步進去,“舅舅,哥,你們來天闕干嘛?”

     顧肆夾煙的手懶懶一指兩兄弟,嗓音低沉,“問你兩哥。”

     說著,他長腿放下來,倒了杯酒,擱在顧晦跟前,腕骨突出瘦削,帶著幾分凌厲,顧家標志的冷白皮。

     顧晦五指扣著酒杯壁,自然的和顧肆碰了下,仰頭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 陸歸心隨手摘了鴨舌帽口罩,朝落地窗那邊走過去,就看到下面空曠龐大的場地,中間是擂臺。

     “你們跑這兒來看比賽?”陸歸心瞇起眼,挺匪夷所思的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,不行嗎?”陸繼行瞥她,接著道:“不過天闕現在什么情況,哪兒的錢都想撈一點,手都伸到賭拳了,主意挺多,辦的也像模像樣的。”

     “有鎮場子的拳王在,誰都想來挑戰一下。那位蟬聯四屆拳王的Z,只上天闕的擂臺,就這點,賭客觀眾數量當然會暴增。”陸繼來環著手臂,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點著酒杯。

     加之這位四屆拳王Z,很神秘,打拳都戴口罩,從來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 但有些人,即便是戴著口罩,也能想象到口罩下的容顏會是怎樣的絕色。

     觀眾的獵奇心理徹底被勾了起來。

     Z的超高人氣令他每一場擂臺的觀眾都爆滿!

     這點,陸歸心應該比他們更了解。

     “京城鬼街地下賭場,明城天闕地下賭場,規模實力不分高低。”陸繼來微微一笑,“是吧,我親愛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 鬼街老大直接把陸歸心當祖宗。

     陸歸心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她那點兒小秘密在家里都成公開的了。

     陸繼來側過臉,上下掃一眼她一身深黑色的衣服,挑眉,“你這么穿,你哥我,有點,不太習慣。”

     顧肆目光落在陸歸心身上,唇角勾起來。

     陸繼行也笑。

     顧晦陰冷的眉目稍帶了些溫度。

     陸歸心沉默了一秒,不想繼續這個話題,轉身朝沙發那邊走過去,“今晚誰和誰打擂臺。”

     “這屆冠軍挑戰往屆拳王Z,‘拳王之爭’的擂臺,那冠軍身高兩米,體重200斤,拳力爆發值1300,隨便發揮1000往上,曾經在k國拳擊界呼風喚雨的風云人物。那個Z,”陸繼行摸著下巴,“他的個人數據天闕保密工作做的挺好的,只有一個基礎數據,身高187。”

     陸繼來也回沙發那邊坐下,“和Z交過手的往屆冠軍,最強的,拳力爆發值1200,那個Z的爆發值,在1200以上。”

     “那這么說,今晚勝負懸念很大啊。”陸繼行居高臨下的看著擂臺。

     顧肆給陸歸心遞了罐旺仔牛奶,長腿敞開,手臂撐著腿膝。

     眉眼抬著望著陸歸心,“歸心,你說你哥是不是吃飽了撐的。”

     陸繼來陸繼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顧肆扣著酒杯,骨節分明的手指一指兩兄弟,“兩個拳力一千七八,102基地拳力測試表都一拳給我打爆的人,非要跑這兒來看拳擊比賽,是不是有病?”

     陸歸心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還非拉著我跟你小舅過來。”顧肆嫌棄的一瞥兩兄弟。

     “澄清一下,不是我要來的,是某個人好奇Z的真實實力,非要過來看看,我也是被強迫的。”陸繼來立馬劃清界限。

     陸繼行無語的瞅他,“還是不是好兄弟了!”

     “從生物領域來講,是的。”陸繼來挺認真的回答,隨即,聲音里帶了點笑,“不過有福我享,有難你當。”

     “你他媽當回人行不行?”陸繼行罵罵咧咧。

     “你來這兒,就因為好奇對Z的實力?”陸歸心看著陸繼行,也覺得他是不是閑的。

     她在鬼街待了五年,對天闕的這個Z,都沒他那個好奇勁。

     陸繼行轉向陸歸心,哼笑一聲,“我不止好奇Z的實力,我還好奇你們學校論壇什么情況,你跟人表白?你想談戀愛?”

     話音落地,顧肆和顧晦倏地抬眸。

     平日里兩人都會留心陸歸心近期情況,這個月102基地有個實驗項目,就沒顧得上。

     談戀愛?

     四雙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盯著陸歸心,等著她解釋。

     女生把手里的旺仔牛奶擱水晶茶幾上,細白長指拉開外套拉鏈,輕描淡寫的,“我長這么漂亮,有點兒緋聞,很奇怪么?”

     四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顧肆聽到是緋聞,微縮的瞳孔稍微松散,輕漫的笑了聲,“幸好是緋聞,你要真到明城兩個月,就交男朋友,讓你爸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 他頓了頓,繼續開口,“我還真挺好奇,你爸的反應。”

     “這不是挺好的,姐17歲,歸心16歲,一代更比一代強。”一貫沉默寡言的顧晦突然開口,吸了口煙,眉目間朦朦朧朧的笑意,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 陸歸心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陸繼來笑的嘴角微微抽動,小舅還真是,一開口就直擊要害。

     他聲音里噙著笑,道:“你們這樣說,我爸的報復心可就壓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操!”顧肆胳膊搭在顧晦肩上,笑的不行,“突然有點兒期待,人都精神了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陸繼行望著自家妹妹,“跟你傳緋聞的那個,照片給哥看看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想了想,一臉真誠的建議,“還是別看了。”

     陸繼行一愣,“為什么,太丑了見不了人?”

     “不是。”陸歸心一本正經道:“他太好看了,我怕你自卑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立馬站起來跑到顧肆那邊,找靠山。

     一看就是早就做好了準備。

     陸繼行眼睛不敢置信的瞪大,反應過來,臉黑了黑,指她,“陸歸心,你給我過來,我保證不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躲在顧肆旁邊,連忙認輸,“錯了哥,別這么小氣嘛,我開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 陸繼行冷哼。

     顧晦一直低著頭,手指摁著手機。

     似乎找到了想要的,他把手機扔在陸繼行面前,順勢彈了彈煙灰,“就他,周復。”

     陸繼行落在屏幕周復那張照片上,挑眉,臉倒是不拉垮,讓他自卑就有點兒扯了。

     陸歸心見他眼睛快要粘手機上,忍不住道:“哥,你這么盯著周復看,我會以為你對他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 陸繼行咬牙微笑,“別逼我動手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見好就收,“就一緋聞,我都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 說著,她脫了外套,里頭是件黑色薄款衛衣,散漫不羈的把衣袖推到細白的手肘。

     然后拿了個玻璃杯,就要給自己倒酒。

     下一秒,杯子被陸繼來修長的手指推走,臉上掛著淡笑,“未成年不許喝酒,喝你的牛奶。”

     那罐旺仔牛奶杵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 陸歸心不想放棄,退讓一步,“我就嘗一口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行。”陸繼來一字一頓回絕,態度強硬。

     陸歸心知道她這個大哥說一不二,放棄了,手轉而伸向桌上的煙。

     手背又被陸繼來拍了下。

     “也不準抽煙。”他道,見陸歸心要反抗,直接打斷她,“再鬧我拍照片發給媽了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癟嘴,“媽媽上高中也抽,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。”

     陸繼行吊兒郎當的翹著腿往后靠,“你信不信,你敢對媽說這話,媽當場能回你一句——就是只需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 陸繼行語氣學的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 陸歸心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顧肆:“歸心,小孩別抽煙喝酒,要不告訴你媽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那我告訴爸爸,你們帶我來不正經酒吧。”陸歸心不服氣道。

     顧肆笑,寬且瘦的脊背微弓著,側著臉看她,“那你猜你爸是覺得你危險,還是不正經酒吧里面的人危險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這時候,包廂門被敲響。

     天闕經理拎著一個黑色紙袋走進來,恭敬的朝顧肆行禮,“顧先生,這是您吩咐我買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 顧肆頷首。

     經理把黑色紙袋里的東西取出來,全部都是價格高昂的零食,一樣一樣擺在陸歸心面前。

     最后是一瓶果味雞尾酒,度數非常低,和飲料沒什么區別。

     顧肆下巴一抬,對陸歸心道:“不想喝牛奶就喝這個,還有這些零食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低落的臉上頓時揚起笑,“謝謝舅舅。”

     五人都極為年輕,尤其是女生,漂亮的不像話,明顯是被捧在手心里的。

     經理不知道他們的來頭,但是三樓這個包廂,只有天闕主人的貴客才能入內。

     可想而知這些人身份有多尊貴。

     經理絲毫不敢怠慢,他道:“顧先生,Z已經到了,一小時后我們比賽開始,半小時后關閉投注通道,您還需要我做什么嗎?”

     顧肆彈了彈煙灰,轉向陸歸心,“歸心,要下注嗎?”

     陸歸心吃了塊薯片,“你們買誰贏?”

     陸繼行道:“Z慣例的一賠一,這屆冠軍一賠十,你哥我壓這屆冠軍,贏面大。”

     以往拳王擂臺注碼幾乎都在Z的身上。

     今晚這場,這屆冠軍的風頭隱隱有超過Z的趨勢。

     陸歸心想了想,笑著說:“那我壓Z,玩玩吧。”

     顧晦不玩賭拳,屏幕停留在賭拳押注界面。

     “想買多少?”顧晦看著她,“贏了算你的,輸了算小舅的。”

     陸歸心從兜里掏出一個骰子,扔了個五,她說:“那買五千萬吧。”

     陸繼行視線落在骰子上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顧晦輸入金額,確認。

     經理看的心驚肉跳,只覺得這些大佬寵女孩寵的完全沒有底線,一出手就是五千萬,還僅僅只是隨便玩玩……

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【作者的話:

     一代更比一代強!

     悄咪咪更~挑戰春節前后更完歸心、

     今天qq閱讀打臉限免、這章免費請寶子們看、

     新文《大佬每天都在上熱搜》】
目錄
目錄
設定
設定
書架
加入書架
書頁
返回書頁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