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28警告





  荀烟推开档案室的门,一股沉闷的灰尘味扑鼻而来。她按照年份查询六年前雾江电视台刊发的所有报道。

  结合惠琳的日记,“援天使”计划的展开是在六月份。

  她顺着报纸栏,一格格地查找。

  民生的,城建的,医疗的,她翻来翻去没找到有关“援天使”计划的那份。

  怎么回事?

  她又重新数了一遍,每栏报纸的数量是固定的,她查了之前几个月的,每栏都是二十。但六月的这栏就是少了一份。

  从报栏下灰尘的移动痕迹来看,还是崭新的!

  除了自己谁会那么碰巧地也来寻找多年前的报纸?

  从秦东梁的办公室那里出来到这里不过十分钟,不可能提前有人知道她会来这里找东西,而且六月,只有看了惠琳日记的人才知道“援天使”计划最早的日期是六月。

  日记本还在小鱼那里保管,他是绝不可能泄密的。

  刚刚她开门见山地问秦东梁有关“援天使”计划的内容,一是试探他是否知情,二是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。

  即使是最老道的猎手,在一瞬间被问道意料之外的问题时也会有龟裂的痕迹。

  可是秦东梁没有,刚刚的对话他无非阐明了叁点:

  一,他当年没参加这个计划,外出学习了,这个很容易查证,他不会说谎。

  二,他不知道参加的人物有谁,却指明了查证的方向。但荀烟提问的时间是随机的,他不可能恰好提前几分钟就刚好把报纸拿走。在谈话时,荀烟也注意到他的手机不在语音通话的状态,不可能实时传递消息。

  叁,他一定是知道些什么,才会说出了那种警告的话。只是为什么要提到韩自明?这是整个对话里唯一奇怪的地方。

  荀烟正在思索,巨大地轰隆声却在耳边响起,目光所及是一排排向她身上压来的沉重书架。

  “什么…?”荀烟来不及逃跑,她蹲了太久,腿脚一时无法挪动,意识模糊之前她看到一只戴着棕色暗纹牛皮手表的手。

  荀烟是在台里的消防通道里醒来的,她看着自己手脚上的擦伤,知道刚刚经历的并不是意外。

  居然有人在这里就迫不及待地动手了?可是她又没死?

  刚刚的那起意外好像不是真的要她的命,反而更像是警告。